www.566333.com

一千八百六十年九月英法联军向八里桥清军发起进攻。

时间:2021-09-14 05:0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六月十五(7月29日),英军一百七十三艘军舰、一万零五百名官兵,法军三十三艘军舰、六千三百名官兵来到大沽口外。三天后,在俄国间谍指引下,未放一枪一炮占领北塘。六月二十六(8月12日),一万多名英法联军进攻新河,清军蒙古骑兵三千人勇敢迎敌,由于蒙古骑兵不懂掩...

  六月十五(7月29日),英军一百七十三艘军舰、一万零五百名官兵,法军三十三艘军舰、六千三百名官兵来到大沽口外。三天后,在俄国间谍指引下,未放一枪一炮占领北塘。六月二十六(8月12日),一万多名英法联军进攻新河,清军蒙古骑兵三千人勇敢迎敌,由于蒙古骑兵不懂掩护,直愣愣在马背上等吃敌人枪炮,结果一败涂地,幸存者仅七人。接着,七月初五,英法联军一万多人从后路抄袭大沽口北岸炮台,五六个小时后即告得手。南岸炮台守军贪生怕死,干脆挂起白旗交出炮台。英法联军遂直扑天津。僧格林沁不战而退,下令撤走守卫天津的清军,打着白旗直退至通州。咸丰帝这才急了,一面慌忙调兵遣将,令马队、香港心水特马王,部队一万八千五百载余人驰抵通州;一面派大学土桂良等人赶赴天津议和。已经侵占天津的敌人,此时胃口大开,提出更高价码:增开天津为通商口岸,增加赔款,等等。桂良他们在洋鬼子黑泂洞的枪口之下大气不敢喘,诺诺接受侵略者提出的全部要求。咸丰帝闻讯忽又改变态度,边训斥桂良等人,边提出要与敌决一死战,并声称要“亲统六师,直抵通州,以伸天讨而张挞伐”。就在他口口声声要与敌决一死战的当天,英法联军自天津向通州推进。咸丰帝腿肚子一下软了,急忙派出头衔更高的官吏怡亲王载垣等人,前与敌人议和。在咸丰帝全无章法的指挥棒下,清军本来就少得可怜的斗志涣散殆尽。

  八月初七,在载垣等人未能满足侵略者横蛮要求的情况下,英法联军向通州城西的八里桥清军发动进攻。驻守八里带的清军总兵方达三万余人是英法联军总的三倍咸12丰帝将最后希望寄予八里桥之战薇成丰岛,然而,士气低落、装备落后的清军,一经交战,溃不成军,主帅僧格林沁“于酣战之际,自乘骡车,撤队而逃”。于是,大清国京城门户洞开。咸丰帝恍若闻到了来自八里桥的硝烟和血腥,顿时丧魂落魄。就在时局日趋严重之际,恭亲王奕诉复又一步步走上前台。咸丰八年,他更多地只是作为皇兄的代表,参加这样那样的大祀。至咸丰九年四月(1859年5月),也就是英法两国公使率兵船前来换约前夕,咸丰帝授子他内大臣之职,掌握宫廷宿卫扈从之事。让他担任这个要职,表明皇兄对王弟的进一步重用。

  咸丰十年八月初七(1860年9月18日)夜里,也就是惊闻八里桥之战清军大败那个夜晚,咸丰帝召开宫廷秘密会议,决定逃离京城。此日,他发布上谕,将办理和局不善的载垣、穆荫的钦差大臣撤职,授恭亲王奕诉为“便宜行事大臣”,督办和局,将处置危局的全部权力交给了老弟不到大难临头、生死攸关的时刻,不是手下确实没有能干的心腹大臣,咸丰帝是不会委以奕诉这么大权力的。本来,他信赖的首席军机大臣文庆,颇具深识伟量的勇气,他向皇上提出“破除满汉藩篱,不拘资地用人”的主张,要求重用湘军首领曾国藩和胡林翼,这对出身满洲世家名门的大官僚来说,尤其难能可贵。咸丰帝对他高看一眼,在一年多时间里,先后将他提拔为协办、文渊阁和武英殿三大学士,这位干臣在职仅一年多,就于咸丰六年病死了这样,咸丰朝前半期七年时间里,赛尚阿、祁寯藻等五位道光帝时代留下来的军机大臣在前五年内相继罢值,咸丰帝自己选拔的彭蕴章、穆荫、杜翰、舒兴阿、邵燦、麟魁、瑞麟、奕近、文庆九人,除前三人一直在军机处干之外,其他六人短的仅仅几个月,长得不到二年,都离开军机处;其中首席军机大臣走马灯似地换,赛、祁、奕、文平均二年不到就调离岗位。换句话说,咸丰帝登上皇帝宝座的前七年内,一直未能建立稳定、称职的辅佐班子。

  文庆死后,彭蕴章升任军机大臣,但此人无论居官还是治学,都平庸无能、无所作为,因而出现国事日亟、宰执无能的局面,军机处这个辅佐班子也形同虚设。因此,在洋鬼子兵临城下、亟须有人给朝廷“擦屁股”时,咸丰帝只得把奕诉老弟这个强劲政敌请上政治舞台。

  八月初八(9月22日)清晨,咸丰帝起得很早,在圆明园召见绵愉、奕诉、奕淙、载垣、端华五位亲王及军机大臣。之后,以秋狝为名,从圆明园后门出发,皇长子载淳随驾,并携带其他眷属随从,仓皇逃往热河。皇兄将朝廷、京城危局,全部托付老弟奕诉。奕诉临危受命,既万般感慨,又暗自庆幸。他毕竟重见天日了!而对咸丰帝而言,这样做却是有苦说不出。要不是洋鬼子兵临京城,他能让乃弟奕诉再度跃上大清国政治舞台吗?内忧外患,对大清国来说是大不幸,对恭亲王奕诉个人来说却是大幸。他不仅因此保全性命,而且得以施展自己出类拔萃的才华——尽管那是戴着锁链的舞蹈。奕诉的悲哀,是一个王朝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