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66333.com

戏剧理论家焦菊隐:曾祖为咸丰任命的顾命大臣(组图)

时间:2021-09-14 17:5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著名导演艺术家、戏剧理论家焦菊隐先生1905年12月11日诞生于天津,今年恰是他诞生105周年。为缅怀这位为我国话剧艺术赢得国际声誉的戏剧大师,本版约请作者寻访焦菊隐先生在北京的生活踪迹,特别是与他戏剧人生相关的地点。 焦菊隐的家族是官宦之家。他的曾...

  著名导演艺术家、戏剧理论家焦菊隐先生1905年12月11日诞生于天津,今年恰是他诞生105周年。为缅怀这位为我国话剧艺术赢得国际声誉的戏剧大师,本版约请作者寻访焦菊隐先生在北京的生活踪迹,特别是与他戏剧人生相关的地点。

  焦菊隐的家族是官宦之家。他的曾祖父焦佑瀛是极受咸丰帝信任的近臣。咸丰临终前任命了“顾命八大臣”,辅佐年幼的同治皇帝,焦佑瀛是其中唯一的汉族官员。咸丰死后,慈禧发动“祺祥政变”,将载垣、端华、肃顺三人处死,其余人革职查办。焦佑瀛被革职后,回到天津,过起了隐居生活。到焦菊隐诞生时,家庭已十分衰败贫困。父亲给他起名焦承志,也许是希望他继承先祖的志向,重振门庭吧。但他却给自己起名菊隐,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焦菊隐是在天津读的小学与中学。他很早就显示出了文学与戏剧才能,中学时他热衷于散文诗的写作,组织了“绿波社”等文学团体,常向刊物投稿。焦菊隐来到了北京是因为被保送入燕京大学, 那已是1924年的秋天。1928年,焦菊隐从燕京大学毕业就即面临着失业。后在他家的世交、元老李石曾的推荐下,被任命为市立第二中学校长。

  第二中学可是北京历史悠久的老校。它的前身是清廷宗学,为皇族贵胄学校。雍正二年(1724年)为京师八旗左、右翼各设一所宗学。辛亥革命后,八旗左翼宗学改为京师公立第二中学,八旗右翼宗学改为京师公立第三中学。第二中学原在史家胡同,国民政府南迁后,第二中学迁往内务部街的原内务部内办学。

  我从西口走进东城区的内务部街,街内很宁静,走了很长一段,看到街北有一座中西合璧的大门楼,明显是民国初期的建筑风格,门楼上挂着北京市第二中学的牌子。但是,再往里看是一片现代化的教学楼,这个孤立的门楼,应该是旧时留下的唯一痕迹。

  在选择校址时颇费周折,选了几处都不合适,后来在东兴隆街东段路南,找到了一处宅院,是很大的多进四合院。该院建于清末光绪年间,后来才知道,这是清末大太监李莲英的私邸之一,民国后成为民居。戏校在此开办后,这所沉寂多年的老宅,又恢复了生机。

  焦菊隐是一位学识渊博而又富于创新的学者,他担任校长期间,采取了不同一般的办学方式。当时的戏校和科班,主要是教授戏曲基本功,而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却不同,焦菊隐一方面吸取科班教学的经验,聘请名艺人传习业务,一方面对戏校的体制、教学方法和学习内容进行革新。中华戏校重视文化教育,所开科目齐全,除学习京剧专业外,还上文化课,以提高学生素质,达到培养有艺术创造力的“适合时代之戏剧人才”。

  为使学生开阔艺术眼界,学校还常组织学生观摩话剧,排练演出自娱。戏校的老师也皆是当时戏曲界、文化界的名人,如王荣山、包丹亭、高庆奎、王瑶卿等。文化课教师有著名学者华粹深、吴晓玲,剧作家翁偶虹等。

  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不同于以前旧科班的另一个特点,就是首创了男女生合校,可谓开先河。在当时大多数学校男女分校,京剧演员上台演出,也是男女不能同台,因此许多旦角演员皆为男性。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不与学生订立卖身文书契约。当时的一些旧科班,学生都要与科班签订卖身契约,即在科班学成以后,赚了钱基本都归科班。而戏校的学生,报考录取者试读两月,经考查合格,家长只与校方订立保证书就可正式入学。

  由于焦菊隐校长先进的教学理念,戏校的学生也不同于其他的科班。据学生回忆,当年与戏校并存的“富连成”科班学生都穿长袍、戴帽头,显得老气横秋。而戏校男学生冬天一律是黑色中山装,披斗篷,夏天穿白色中山服,铜扣子,戴大檐帽,不准留头发。女生一律是月白色上衣,黑裙子,留短发,完全是民国女学生的打扮。校内宿舍也很讲卫生,不像科班学生都睡在一个大炕上,极易传染疾病。戏校是每人一床,被褥一律套上白单子,干净整齐。对这所新型戏校,社会各界都很称道,常有人前来参观,其中有不少外国人。

  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先后办过五科,招收学生200余名。学生以德、和、金、玉、永五字排名。著名演员傅德威、宋德珠、李和曾、王和霖、周和桐、王金璐、李金鸿、沈金波、李玉茹、侯玉兰、白玉薇、高玉倩等皆是戏校的学生。

  中华戏校的旧址是东兴隆街52号,这地方很好找,就在崇文门外大街北段西侧,穿过新世界商厦一期与二期之间的过街通道,就是东兴隆街。进口走不远,www.939666.com!在高楼大厦包围间的一片四合院群即是。这里是崇文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同仁堂集团所有。集团打算修复原建筑中的垂花门与木质绣楼,恢复四合院原貌,并在此建同仁堂博物馆。

  焦菊隐在巴黎大学攻读文学,毕业时写出博士论文《近日之中国戏剧》。他谢绝了在法国和瑞士任教的邀请,于1938年毅然回国,投入抗日救国洪流,参加救亡戏剧活动。他先后在桂林、江安、重庆等地任教,培养了许多戏剧人才。

  焦菊隐再次回到北平,是抗日胜利后的1946年,他被北平师范大学聘为英语系教授,后兼任英语系主任。北平师范大学的前身是创立于1902年的京师大学堂师范馆,1908年改称京师优级师范学堂,独立办学,在南新华街15号建了新校舍。1912年改名为北京高等师范学校。1923年更名为北京师范大学,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师范大学。1928年民国政府迁到南京后,北京更名北平,学校也更名为北平师范大学,1931年与北平女子师范大学合并。抗战期间学校迁往西北,与北平大学、北洋工学院等组成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办学。抗战胜利后,1946年春又陆续迁回北平。北新华街校址称为北师大一院,原女师大在石驸马大街的校址被称为二院,北师大文学院各系都在二院。二院的西跨院是中文、历史、外语三系的办公室。焦菊隐、黎锦熙、黄药眠等名师,都在这个西跨院中办公。西跨院中还有建于为悼念在“三一八”惨案中牺牲的刘和珍、杨德群烈士纪念碑。

  焦菊隐不仅知识渊博,讲课生动,深受学生欢迎,他还是坚持民主支持学运的爱国者。1948年,北师大发生特务打砸外语系的“四九血案”。焦菊隐不顾个人安危,走在游行队伍前列抗议当局逮捕学生,表现了大无畏的精神。

  我特地去寻找北师大二院的校址。石驸马大街在复兴门内大街以南,宣武门西大街以北,是与这两条街平行的一条东西向古老的街。因明宣宗二女顺德公主下嫁石璟,石驸马府就在这条街上而得名。因此街与我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鲁迅先生的早期活动紧密相关,1969年遂改称新文化街。

  从宣武门内大街中段路西,进入新文化街东口,走不远就可看到路北有一座带有明显折中主义倾向的中西合璧的大门。门内是砖石结构的两层灰色楼房,沉稳而庄重,这就是当时的北师大二院。再往前追溯是建于1909年的京师女子师范学院,后经过曲折发展成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1923年至1926年间,鲁迅在该院执教,并积极支持和指导女师大的爱国。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曾是北京第八女子中学、北京158中学。后为纪念鲁迅先生,1969年改为鲁迅中学。

  焦菊隐在忙于教学的同时,没有忘记戏剧实践活动。1947年他应中共地下党北平演剧二队的邀请,执导了话剧《夜店》。这是根据高尔基的名著《底层》翻译改编而成的。焦菊隐运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理论,真实地表现了底层人民的苦难生活。该剧在建国东堂连演三十多场,引起轰动。后来,焦菊隐又排演了夏衍的话剧《上海屋檐下》、欧阳予倩的京剧《桃花扇》,将莎士比亚的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改编为京剧《铸情记》,在戏剧的多个领域进行探索。

  建国东堂是一个什么样的剧场?在什么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为此查了不少资料,建国东堂的来龙去脉才逐渐清晰。1923年在灯市口大街东口路北,建成的瀛寰大戏院,是仿欧式风格建筑,有座位700多个。1936年改建为飞仙电影院,后又改为飞天剧场,影戏兼演。抗战胜利后,由军事委员会第十一战区政治部接管,改称建国东堂。在这里曾演出过不少进步戏剧,除《夜店》外,还有曹禺的《北京人》、郭沫若的《孔雀胆》等。解放后建国东堂由北京市军管会接管,改称解放影剧院,在这里进行过全市文工团汇演。后因建筑陈旧,于1950年春停业。

  史家胡同东段路南20号,是一座坐南朝北带有跨院的三进大四合院。这座大院的原主人是谁,现已无据可查。1949年北平解放时这是一处空院,当年华北人民文工团入城就进驻了这个院。1950年文工团编制扩大,改建为包括歌剧、话剧、管弦乐等综合性的文艺团体,定名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即人们惯称的“老人艺”。

  刚从美国讲学归来的老舍,应邀写了反映新旧社会变迁的话剧《龙须沟》,特邀当时已任北师大文学院院长的焦菊隐执导。在排演时,焦菊隐特别强调演员要有真实的内心感受,他带头组织演员下基层体验生活,后来体验生活成为人艺的一项传统。1951年2月,《龙须沟》在北京剧场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这台戏浓郁的北京地方特色与风格,为北京人艺奠定了现实主义表演艺术风格的基石。

  真光剧场的外观华贵端庄,装饰繁多,属晚期古典式或称自由古典式,运用古典建筑的语汇如柱式、山墙、花饰等,追求的却是自由、活泼的构图。入口上部的大型圆拱窗极为突出,成为视觉中心,在两旁塔楼顶部开有小圆窗与其呼应。塔楼外侧的墙面成圆弧形,也与整座建筑的圆润线条相协调。剧场内部的设施也是当时绝无仅有的,内设包厢、大客厅、酒吧、茶室、衣帽间及女宾化妆室等,让人大开眼界。更可贵的是场内音效极佳。真光剧场由我国建筑师沈理源设计,他早年留学意大利,1915年回国,是我国最早赴欧洲学习建筑工程的专家之一。

  1952年6月12日晚,新建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隆重而简朴的成立大会在史家胡同20号院召开,会场就设在庭院中。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代表北京市政府宣布剧院成立,并宣布曹禺任院长,焦菊隐、欧阳山尊为副院长。

  焦菊隐的女儿焦世宏描述史家胡同20号院“是一座有30多间平房的院落,大门坐南朝北,一进大门就能看见一棵粗壮高大的核桃树。在院子两侧长了两棵芙蓉树,绿叶婆娑,花开满枝,微风吹拂时,散发出恬淡的清香。院长办公室在东跨院北屋里,三间高大明亮的房屋……”

  在北京人艺,焦菊隐担任导演先后排演了郭沫若的《虎符》、《蔡文姬》、《武则天》,老舍的《茶馆》,田汉的《关汉卿》、《名优之死》等。他有意识地将中国的戏曲艺术元素有机地融入话剧中。他一台剧一种风格,不抄袭别人,也不重复自己,扎扎实实地开创了中国话剧民族化的道路。

  焦菊隐排演的这一台台大戏,都是在首都剧场上演的,首都剧场成为焦菊隐排演的戏剧最集中上演的地方。位于王府井大街北段的首都剧场,始建于1954年,1956年正式作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所属的专用演出场所,集演出、排练和剧院办公为一体。

  首都剧场由我国著名建筑师林乐义主持设计,工程在20世纪50年代即获中国建筑学会优秀建筑创作奖,并编入英国权威的世界建筑通史。除了剧场功能外,首都剧场又具有建筑学的价值和意义,是全国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话剧演出剧场之一。剧场建筑以其古朴、凝重、宏伟的建筑风格载入世界建筑史册。首都剧场是中国话剧界大导演、名演员云集的地方,也是喜爱话剧的观众们心中的圣地。它一直与中国话剧艺术兴衰起伏一起脉动。

  1949年7月,他在上海与秦瑾新婚后回到北京,在东绒线胡同以南的抚院胡同(今育抚胡同)买了一个小院。院中有四间北房,一间作客厅,一间作书房,一间是母亲和三姐同住,剩下最小的一间是他与妻子的卧室。因买房钱未付清,房东仍住在东房里。西房堆满了装书的大箱子。他为此很不安,总对妻子说:“本来应把家安好再接你来,可这两年我是在滚刀山,没有过一天像样的日子。”

  过了不久,经他和秦瑾的努力,终于买了所大些的房子,在屯绢胡同甲1号。秦瑾在家里为他布置了一个大书房,把他的书分类放好。焦菊隐高兴地说:“多少年来我就梦想这么一个大书房,随手可以翻资料,再也不用为找书翻箱倒柜了。”他还说:“在这个条件下,不写点东西,真对不起我的书房。”居住在这里时,他完成了《龙须沟》的导演,心里盛满许多关于戏剧的梦想。在这里,也是他和秦瑾感情最好的时光。他们一起买了两棵海棠树种在后院,让海棠永远荫蔽他们的幸福。

  但他们在这个温馨的小院并没住太久,焦菊隐正式调往北京人艺后,他们搬入了东城演乐胡同中的人艺宿舍。他们分到的住房一般人看来已很不小,但焦菊隐的书实在太多,不大的南屋,做书房仍显不够,许多书不得不又放回书箱,堆进一间阴暗的小屋,焦菊隐甚觉不便。

  1962至1963年间,文艺界提出要积累艺术经验,特别要总结老艺术家的创作经验。北京人艺在干面胡同21号分给焦菊隐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为他进行理论总结提供条件。焦菊隐也静下心来,将自己的导演手记、底稿等清理出来,整理成文。

  我从干面胡同东口进入,沿路北很快找到了19号,心想下一个门就是了。但前面是一个厕所,过了厕所看到的却是31 号。我很奇怪,再往前走号数越来越大了。我又返回再找,才发现厕所东面有一个小岔口,里面还有几个院落。果然进岔口路东的第一个院就是21号。我推门进去,院子不大,但却盖满了小屋。看来已是个杂院了。史家胡同20号仍是人艺宿舍。但院中的四合院已拆除,盖起了两座单元楼。人艺的一些老艺术家如金雅琴等仍居住此院。

  经过“文革”的多年折磨,焦菊隐1975年2月28日病逝。没有发讣告,没有开追悼会,他冷冷清清地离开了人世。四不像论坛四不像手机站正版四,直至1979年5月22日他的追悼会才在八宝山举行。1980年焦菊隐生前导演的话剧《茶馆》应邀到联邦德国、法国、瑞士三国十多个城市巡回演出,历时50天。这是新中国话剧历史上第一次出国演出。1983年《茶馆》又应邀赴日本演出,都获得巨大成功。